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赵钢摄影网beijingface 我死后的第三年,何远凡获得金奖影帝

发布日期:2024-07-04 07:03    点击次数:87

我死后的第三年赵钢摄影网beijingface,何远凡获得金奖影帝。

他拿着奖杯看着镜头,笑容讥讽。

“我只想说我靠自己的实力也能成为影帝。”

这句话是说给我听的,他在嘲讽我。

可他不知道,我已经死了。

1.

颁奖典礼结束后,大门口早已站满等着采访何远凡的记者。

曾经那个只能跑龙套,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男人。

现在已是众星捧月的大明星正站在聚光灯下,被众人注视着。

纯黑的西装下包裹的身姿挺拔,气质斐然,完全没有了当初的青涩。

我站在人群中默默的看着何远凡,不知是他变化太大,还是我们三年未见,我竟一瞬间没有认出他来。

他抬眼看向镜头,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。

“曾经有人看不起我,我现在只想告诉她,我靠着自己的实力也能成为影帝。”

记者赶紧追问那人是谁,何远凡只是笑了笑没回家,在保镖的簇拥中走向商务车。

我知道,他说的那人是我。

只是没想到他对我耿耿于怀这么多年。

“何远凡,我是姜云的妹妹,你还记得我姐姐吗?你知道我姐姐在哪里吗?”

妹妹嘶吼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,将我从情绪中拉了出来。

她扯着嗓子大喊,声音大到原本追着何远凡的记者都停下了脚步,纷纷侧头望向她的位置。

何远凡大概也是听到了,但他只是顿了下脚步,头也不回往车的方向走去。

妹妹瞬间情绪失控,她哭着往人群里挤去,要追上何远凡的步伐。

“何远凡,求求你帮帮我,我找不到姜云了,她不见了!”

“我知道你认识我姐姐,我有你们的照片!”

她的声音充满哀求,手里举着一张发黄的老照片,照片里的我和何远凡手拉着手,笑得灿烂。

一瞬间记者们纷纷举起相机朝着那张照片咔咔一顿拍。

何远凡这才停下脚步,转身看着我妹,眼里满是讽刺。

“姜云?让我想想,就是当初为了攀上顾家豪门做小三的姜云吗?怎么她飞上高枝,连自己妹妹也不要了?”

他的声音带了丝薄凉的笑意。

刹那间,我感到心脏一阵抽痛,可我已经死了怎么还会痛呢?

妹妹愣在了原地,眼里充满了困惑与愤怒。

记者们也想起来三年前的新闻,露出鄙夷的表情,言语里是毫不掩盖的嫌弃。

“姜云不就是当初被拍到和顾家太子爷在一起的女人吗?”

“姜云给人做小三,妹妹还来乱攀关系,真是不要脸。”

“那事爆出来一天就被顾家封锁消息了,姜云也没再镜头前出现过,估计金屋藏娇了。”

在这些议论声中,妹妹脸色变得煞白,举着照片的手垂了下来。

我和妹妹是在山里的相依为命孤儿,我比妹妹大八岁,我们吃着村里的百家饭长大的。

那时我答应妹妹,我在外面闯出一天地就带她走出大山。

活着的时候我已经在银行设置好了定期打款,每个月妹妹都能收到生活费。

山里信号不好,三年里我们没有联系,她也没有多想,只是自顾自地给我写信,想着我能看到就好。

直到两个月前,我的银行卡余额不足,没有再打钱回去,她才意识到了不对。

可是一个山里的孩子来到茫茫人海的大城市里找人,这有多难。

2.

妹妹死死的咬着下唇,强忍着泪水。

“何远凡,我姐姐不是这样的人,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。”

“除了姐姐,我只认识你了,你帮帮我好不好,她真的不见了。”

说着她在众目睽睽下跪了下来。

“我求求你了,我姐姐不会无缘无故失踪的。”

看着妹妹为我卑微下跪的模样,我瞬间心如刀割。

我着急的蹲在她身边,想把她拉起,可是她看不见,我也碰不到。

记者们像是发现了大新闻一样,举着相机就怼在妹妹的脸上狂拍。

妹妹没见过这么大阵仗,吓得整个人缩着脑袋颤抖。

何远凡就这样冷冷看着,过了片刻才缓缓朝妹妹走去,蹲下身看着她。

在妹妹期待的眼神中,他接过助理递过来的钱包,从里面抽出一张卡塞在妹妹手里。

“我不知道她花多少钱找你来恶心我,拿着这些钱别再烦我了,好吗?”

何远凡站起身刚抬脚,妹妹立马起身,把手里卡狠狠的甩在何远凡的背上。

“何远凡,你根本配不上我姐姐,我真傻还来找你。”

他弯腰捡起地上的卡塞进口袋里,嗤笑一声。

“你说的也对,我怎么配得上姜云,只有顾太子配得上,毕竟顾家家大业大。”

何远凡口中的顾太子是顾氏集团总裁顾臣言,也是这场误会中的受害者。

我认识何远凡,是在我二十岁的时候。

那时我还在剧组跑龙套,被副导演以面试的理由把我骗到小巷子里。

我被副导演按在地上动态不得,是何远凡冲过来救了我。

他把副导演揍到骨折进医院。

那时候,我们都是无权无势跑龙套的小演员,何远凡为此被拘了半个月,还赔偿了一大笔钱。

也是从这开始,我们来往密切,再到心生情谊,成了男女朋友。

因为何远凡得罪了那位副导演,很多剧组看到他的名字就直接拒绝。

但他没有放弃,只要有机会他就去面试,没有戏拍去兼职赚钱。

在满天星星的夜空下,他搂着我承诺。

“姜云,将来我一定会成为大影帝,拍很多戏赚很多钱,让你过上幸福的日子。”

后来在一次拍完夜戏,顾臣言的助理找上了我,说有一庄交易我会感兴趣。

那时我才知道,顾家除了顾臣言这个儿子,还有一个被藏起来的千金顾珠珠。

顾珠珠从小有自闭症,经常自残,顾家为了保护她不被媒体发现,所以一直没有对外透露过她的存在。

而然这次顾珠珠割腕失血严重,她是熊猫血,医院血库不足,顾家查到我也是熊猫血,找到我希望能献血救顾珠珠,并且条件随我开。

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,条件是顾家要给何远凡资源。

在医院和顾臣言去献血的那天,被狗仔拍到了借位照片,看着像两人在接吻。

结果他们将照片放在网上造谣,称我插足顾臣言和他妻子的婚姻,各种侮辱的字眼全部扔在了我的身上。

看到热搜的那一刻,我着急忙慌的给何远凡打电话解释,可是合同里明确写着我不能把给顾珠珠献血的事告诉任何人。

见我说不出个完整的理由,何远凡在电话的那头冷笑。

“你是不是嫌我没用看不起我,所以找上了顾臣言当金主?”

3.

这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很久,但他那冷漠的语气我回想起来,仍会心头一颤。

我看着眼前何远凡冷漠无情模样,只觉得陌生。

妹妹的眼神里夹杂着愤怒和委屈,她将手里的照片揉成一个纸团,狠狠的砸在何远凡的脸上。

“你骗人,我姐姐才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在妹妹眼里,我一直是个温暖正直的大姐姐。

从小我就教育她,人穷志不穷,不劳而获的事我们不能做,凡事都要问心无愧。

何远凡看了眼妹妹,捡起地上的揉成纸团的相片放到助理手上。

“乱扔垃圾可不好,一会丢垃圾桶里去。”

原来在他眼里,我们的过去就和这张照片一样该被扔进垃圾桶里。

他面无表情的转身,直接上车离开。

妹妹失魂落魄的离开了现场,回到了破旧的出租屋。

十二月的天很冷,妹妹为了省钱舍不得开暖气,将自己小小的身体蜷缩在被子里。

从枕头下拿出一张我的照片小心翼翼的捂在胸口,流着泪呢喃。

“姐姐,你到底去哪里了,我真的好想你。”

妹妹并不知道我和何远凡发生了什么,她只知道我给她寄了那张合照,信里告诉她何远凡是我喜欢的人,以后我会带他回家。

我身边的人她只认识何远凡,所以当她看到何远凡会出席颁奖晚会时,就蹲在门口等他。

也许她觉得就算我现在和何远凡没有联系了,何远凡顾及之前情谊也会帮她。

可是她不光没有得到帮助,反而看着何远凡当着众人的面将我羞辱了一顿。

妹妹就这样抱着我的照片,流着泪睡着了。

第二天一早,妹妹就起身出门找我,她在街边从白天走到黑夜,最后独自坐小吃店里喝着白粥。

店里的电视上正播发着何远凡的直播采访。

只见何远凡慵懒的靠在沙发上,语气充满自嘲。

“昨天本来是我风光拿奖的日子,哪想到我被绿的事情被爆出来了,或许是看我现在有地位了,她心里不爽想来恶心我吧,所以找人演了这么一出戏。”

主持人跟着他一起笑了笑,继续提问。

“这些年姜云有和你联系过吗?自从三年前那场新闻过后,姜云再也没有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,你不会好奇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吗?”

何远凡坐起身来,扯了扯嘴角一脸无奈。

“她已经有了更好的去处,怎么会再联系我呢,毕竟三年前我是个十八线都排不上的小演员,我想她现在应该过得不错吧,大家不是都知道吗,这是可以说的吗哈哈哈。”

主持人继续提问。

“现在我们直播间的朋友们也很好奇姜云的状况,你方便现在给她打个电话吗?”

何远凡皱了皱眉,但随后他笑着答应了。

妹妹立马放下手中的勺子,抬着头直勾勾的盯着电视里的何远凡。

在号码播出的那一刻,我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。

电话那头响起了男人的声音。

“你好,找哪位?”

何远凡冷下脸,语气冷淡。

“请问姜云在吗?”

4.

听到我的名字,男人的声音立马变得暴躁。

“我都说了根本不认识什么姜云,这个号码是我两年前新办的,这两个月你们总来骚扰我,还有个小姑娘也一直打电话,你们有完没完,再打我就报警了!”

“啪”一声,男人就把电话挂断了。

现场一片寂静,主持人赶紧说话打圆场。

“也许当年姜云嫌记者们烦,早就把号码换了,我们接着下一个问题。”

……

这时妹妹已经喝完了那碗粥,拿起凳子上的包包朝出租屋的方向走去。

我也只能跟着妹妹离开,我死后再睁眼就已魂魄的形式被绑在妹妹身边了,哪里也去不了。

妹妹刚走上楼梯,看见出租屋的门口站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,她害怕的转身就跑。

“哎,是姜云的妹妹吗?我知道你姐姐的消息。”

听到我的名字,妹妹才停住脚步回头。

这个男人我也认识,是顾臣言身边的陈助理。

妹妹跑的很快,陈助理追上来时已经气喘吁吁了。

“没想到你这个小丫头个子不高,倒是跑的飞快。”

妹妹一脸防备的看着他。

“你是谁?怎么找到我的,我姐姐在哪里?”

陈助理喘了口气才缓缓开口。

“昨天在新闻里看到了你的身影,知道了你是姜云的妹妹,我是顾总顾臣言的助理,这是我的名片。”

说着就递给妹妹一张名片,脸色有一丝不忍。

“关于你姐姐的消息,现在你和我一起去见顾总,你就知道了。”

妹妹拿着名片,激动抓着陈助理的手。

“我姐姐在顾家吗,快点带我去见她。”

此时的顾家正在举行晚会,宴请了当红艺人和各界名流,何远凡也在其中。

当陈助理带着妹妹走进会场时,正好撞见侃侃而谈的何远凡。

何远凡看着妹妹,露出一脸鄙夷的笑容。

“你真是本事大,为了找我都跟到顾家了,说吧,姜云到底想怎样?”

妹妹冷冷的看着他。

“我不是来找你的,我是来见我姐姐的。”

何远凡站在她面前,露出了然的表情。

“我就知道她一直在顾家,你昨天耍我有意思吗?不愧是姐妹,都是心思歹毒的人。”

见何远凡辱骂我,妹妹气的恶狠狠的瞪着他。

“何远凡,你再敢羞辱我姐姐一句,我不会轻饶你的。”

顾臣言看到陈助理和妹妹被何远凡纠缠住,快步走了过来。

“何先生,姜小姐是我请来的客人,你别为难她。”

何远凡声音不悦。

“看你还挺爱屋及乌,连姜云的妹妹也不放过。”

顾臣言瞬间冷了脸,语气带了丝指责。

“何先生你嘴巴放干净点,不是什么话都可以乱讲。”

何远凡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引得周围人纷纷侧目而视。

“你敢做还不让人说了,当初你和姜云给我带绿帽子的事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,今天正好一起解决了,你把姜云喊出来吧。”

顾臣言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何远凡。

“你真的不知道姜云在三年前已经死了吗?”

5.

现场瞬间陷入了寂静。

我悬着的心也放下了,三年了,何远凡最终还是知道我死了。

我仔细看着他的表情,想看他会不会因为我有一丝难过。

其实昨天看着他辱骂我的样子,我不知道该庆幸他不明真相,为此拼命努力成为了大影帝。

还是该遗憾,这三年里他从未寻找过我,从未相信过我。

果然,他只是皱了皱眉头,依旧冷着脸。

“姜云死了?那真是普天同庆。”

我以为自己不会难过,结果听到他的话,还是没忍住流下了眼泪。

人死了,居然还能流泪,这种感觉真是不好。

妹妹听到他们的对话,愣在了原地,她难以置信的看着顾臣言。

“顾,顾总,是不是弄错了,姐姐怎么会死呢?她明明这几年还在给我打钱,怎么会死了呢!”

顾臣言看着妹妹眼里的哀伤,眼底闪过一丝不忍。

“姜云在三年前死于一场意外车祸,当时联系不上你。”

说着他又看了眼何远凡。

“也联系不上何先生,所以我只能私下给她找了块墓地将她安葬了,我明天带你去看你姐姐吧。”

妹妹重重地跌落在地上,泪水从眼眶滑落。

“怎么会,姐姐怎么会,她答应了要等我长大的呀。”

何远凡端着酒杯喝了一口,冷笑一声。

“呵呵,你们倒是演的挺像的,我看金奖影帝影后应该让你们去拿。”

顾臣言深深的看了何远凡一眼。

“我真替姜云感到不值得,当初她为了你……算了,你知道了也又如何,她已经死了。”

他喊来一位女助理,扶起坐在地上的妹妹,一起走了出去。

何远凡一把拦住顾臣言。

“顾总,话可别说一半,还有,咒自己的小情人去死可不好笑。”

顾臣言深吸一口气,朝着何远凡的脸上就是一拳。

“何远凡,这一拳是我替姜云打的,她已经死了,你嘴巴放尊重点,还有你欠她的永远都还不清!”

何远凡被这一拳揍得没站跌坐在地上,他看着顾臣言离开的背影缓缓地站起身,自嘲的笑了笑。

“我欠她什么了,真搞笑。”

“明明还活着的人,怎么会死呢。”

“肯定是姜云不想见我,故意编造的谎言,我都差点信了。”

周围的宾客看着他小声的议论着。

“妈的,你们吵死了。”

何远凡烦躁的大吼一声,从口袋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,他双手颤抖着点燃了烟。

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我可以离开妹妹了。

我看了眼站在原地的何远凡,没有一丝犹豫向妹妹离开的方向追去。

第二天一早,顾臣言带着妹妹坐车出门,我坐在车里陪在妹妹身边。

这时司机看了眼后视镜开口。

“顾总,后面有一辆黑车一直跟着我们,需要甩掉他吗?”

顾臣言语气淡然。

“不用管他,让他跟着吧。”

妹妹有些疑惑的看着顾臣言。

“他是谁?”

顾臣言看眼后车。

“后车是何远凡,让他跟着我们吧,三年了,他也该面对真相了。”

6.

下车后,顾臣言带着妹妹来到我的墓前。

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墓碑,我的墓碑被打扫的干干净净,一点杂草都没有,墓碑前还整齐摆放着贡品和香炉。

妹妹跪在我的墓碑前,一滴一滴的眼泪从她的眼角流下,她哽咽着。

“姐姐,我来看你了,对不起是我来晚了,都怪我没早点发现异常,都没来得及见你最后一面。”

顾臣言转过身看着躲在树后的何远凡。

“何远凡,既然来了就别躲在那了,我想你应该也有很多疑问想问我吧。”

何远凡轻咳两声,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走了过来。

“没想到你们做戏做的这么全,连假墓碑都给她准备好了。”

顾臣言冷冷的看着他,递给他一个文件夹。

我凑上前看文件夹的内容,那是我的死亡证明和车祸事故调查报告。

脑中突然涌出那天的记忆,那时被何远凡挂断电话后,我拒绝顾臣言派人送我回家,自己开车走了。

在回家的路上打通了何远凡的电话,我再一次向他解释。

“网上新闻都是假的,那几张照片是借位的,顾总只是叫我去帮个忙,但具体事我签了保密协议。”

“你相信我,我只是帮他的家人做点事,完全不是网上报道的那样,而且他答应我……”

电话那头何远凡冷笑着打断我的话。

“你什么身份还能帮上顾总的忙,网上照片拍的清清楚楚,你当我瞎吗?娱乐圈就是这么脏,只是我以为你不一样,我们分手吧。”

我哭着哀求他。

“真的是误会,你别说这样的话,没有你我怎么活啊。”

“那你就去死吧。”

那瞬间我愣住了,在路口与迎面的货车撞上了。

等我从回忆中回过神时,耳边是何远凡嘲讽的声音。

“连资料都要做一份假的,姜云到底想干什么?”

“够了。”

妹妹站起身指着我的墓碑,朝着何远凡大吼。

“姐姐就埋在这里,你还要讲这些难听的话吗?”

顾臣言叹了口,脸色复杂的看着何远凡。

“何远凡,我其实有个妹妹,她从小有自闭症,三年前自残失血过多,姜云和我妹妹都是熊猫血,她来医院帮忙,我们才会被拍到照片,照片都是借位的,当天顾氏集团就发律师函给报道这件事的媒体,你应该看到了。”

“我妹妹的身份对外是保密的,我们签了合同,所以姜云当时没办法和你解释,而且她是在回去找你的路上出车祸的,因为这件事如果查下去怕牵扯到我妹妹,所以顾家没让车祸报道出去。”

顾臣言话音刚落,何远凡冲上前抓着他的衣领,整张脸涨得通红。

“为什么三年前你不告诉我真相,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,为什么让我误会姜云这么久!”

顾臣言没有推开何远凡,只是盯着他的眼睛。

“何远凡,当时我给你打过电话,在电话里你怎么说不记得了吗,你说姜云死的好,让我们不要陪她演戏,你说这辈子你都不会见她。”

“后来我找了你很多次想解释这件事,你都拒绝和我见面。”

何远凡缓缓松开了手,抱着头蹲了下来。

“不是这样的,我没有。”

7.

“何远凡,你知道姜云是怎么出车祸的吗?监控拍到她当时在打电话,她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,突然猛踩油门冲出去了。”

顾臣言低头看着何远凡,眼里是深深的寒意。

“她手机里最后一通电话是打给你的,你在电话里说了什么还记得吗?”

何远凡抬起头,脸上瞬间没了血色。

他微微张着嘴,像是被人掐住脖子无法呼吸,瞬间瞪大了两只眼睛。

妹妹脸上挂着未干的泪痕,声音带了丝凄凉。

“我姐姐如果是爱慕虚荣人当初又怎么会和你在一起,你为什么当时不相信她呢,你明明是她的男朋友,你为什么要害死她!”

“她都死了三年,你心里还一直记恨他,甚至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口骂她小三,骂她不要脸,你凭什么这么说她!”

何远凡嘴巴嗫喏着,红着眼眶,愣在原地。

他浑身颤抖着站起身,还在试图说服自己。

“姜云怎么会死,是不是姜云生气了,和你们一起故意演戏骗我。”

他看着妹妹。

“你昨天不是说这三年里她还在给你打钱吗?她死了怎么给你打钱?”

“肯定是她故意躲着我,她到底在哪里?”

妹妹眼里满是绝望。

“何影帝,你在颁奖礼上洋洋得意的样子,是给我姐姐看的吗?”

“你今天跟着我们也是为了见到她,好当面嘲笑她吗?”

妹妹的话直接揭开了何远凡内心阴暗的想法。

如果说是什么让何远凡坚持下来成为影帝,那肯定是对我的恨。

他站在光鲜亮丽的舞台上捧着影帝的奖杯,就是想让我这个为了金主残忍抛弃前男友的拜金女看到。

他想像我证明,他一点都不差,他靠自己的实力也能创出一片天地。

或许这就是他三年里,拼命拍戏的动力吧。

何远凡的头晃得像拨浪鼓,他不愿相信我已经死去的事实。

“骗人,她怎么舍得扔下我去死呢。”

“我要去找她,她肯定在生我的气。”

说着他转身就跑走了。

妹妹没有理他,将提前好的花束放在我的墓前,还在墓前摆上了我最爱的糖果。

“姐姐,你在天上好好的,不用担心我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。”

顾臣言走到妹妹身后,轻声开口。

“姜星星,听说你刚刚考上了大学,现在姜云不在了,顾家可以负担你全部的学费和生活费。”

妹妹刚要出声拒绝就被顾臣言打断。

“你先听我说完再拒绝也不迟,这是顾家欠姜云的,如果不是我当初找她帮忙,也不会发现这些事,她也不会死,你就当给我一个赎罪的方式吧。”

其实我从未怪过顾臣言,这件事我们都是受害者,而且在我出事后,他也尽全力补救了。

妹妹沉默了片刻,才缓缓开口。

“这些钱以后我上班会全部还给你的。”

顾臣言带着妹妹走了,但我留下了。

我躺在自己的墓碑前,心里从未如此放松过。

正在我享受这片刻的宁静时,何远凡又来了,他捧一束着我最爱的白玫瑰。

8.

何远凡坐在我的墓碑前,他将花束放在地上,颤抖着把手举起,轻轻的抚摸着墓碑的名字。

他用尽全力紧紧的抱住墓碑,嘴唇轻轻的触碰着我的照片,嘴里呢喃着我的名字,一遍又一遍。

看着他这副模样,我内心毫无波动,甚至觉得有点恶心。

在见不到何远凡的这三年里,我不是没有想过他,我担心他会因为我去世而难过,甚至担心他因此一蹶不振。

可是整整三年,他从未相信过我,从未去找过我。

在我死去的那瞬间,我满脑子都是该怎么向他解释。

而我爱的人,心中只有对我的恨意,他还在努力的向上爬,想着如何站在聚光灯下嘲笑我。

原来,他没想我想象中的爱我。

他抱着我的墓碑,在向我道歉。

“对不起,姜云,都怪我,这一切都怪我。”

“我明明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,为什么我不相信你呢。”

“你回来陪我说说话好吗,你知道这三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?”

“我真的好想你,姜云,你在哪呀。”

……

何远凡抱着我的墓碑一直絮絮叨叨的,比草丛里的虫子都吵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电话铃声从何远凡的口袋里响起。

是他的经纪人王哥。

“何远凡,你跑哪里去了,你还记得今天晚上的颁奖活动吗?你赶紧回来。”

何远凡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眼神突然变得清澈。

“我会准时到的,马上就回去。”

和经纪人挂断电话后,他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,眼里闪烁着奇异的光,我好奇的跟在他身后。

他开车来到市区最大的商场,径直走进了一家钻石店。

何远凡趴在柜台上,认真的看着柜子里每一个的钻戒。

柜姐一眼就认出了他,捂着嘴惊呼。

“是何远凡吗?你好,我是你的粉丝。”

何远凡朝着她笑了笑。

“你好,我想给我的未婚妻买一枚钻戒。”

柜组愣住了,一脸难以置信。

“你有未婚妻?”

何远凡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。

“我和我女朋友已经在一起五年了,今晚我要和她求婚。”

何远凡到底想做什么?我浑身一股凉意,我明明已经死了呀。

他打开手机,翻到我的照片递给柜姐看。

“你看看,她适合哪一款钻戒。”

柜姐看到我照片的那一刻,已经白了脸。

顾家晚宴的时候就有记者把我死亡的消息报道出去了,现在热搜上还有我的名字。

但柜姐还是忍着恐惧给何远凡介绍了几款戒指。

他选了其中一个蝴蝶结款式的戒指。

“就这个吧,她喜欢可爱的一点。”

买下戒指后,何远凡驱车来到公司做造型,言行举止一切正常,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接着,他穿着一套深色的西装来到梦幻之夜的活动现场。

当主持念出何远凡名字,恭喜他获得最佳人气奖时,他站起来笑着和大家打招呼。

他站在台上没有说获奖词。

“我曾经答应过姜云要在获得影帝奖的那天向他求婚,我食言了,所以趁着今天补给他。”

他从口袋里拿出那枚戒指,对着空气单膝下跪。

“姜云,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9.

台下一片哗然,都被何远凡吓得不清。

我站在台下冷冷的看着他,脱口而出。

“我不愿意。”

我都已经死了,也不知道他演这出给谁看。

主持人站在台上已经看傻了,最后还是经纪人王哥和助理上台把他拉下去的。

台下其他艺人都在小声议论。

“他是不是疯了,姜云不是已经死了吗?新闻都报道了。”

“那晚我在顾家晚宴上看到了全过程,我和你说……”

“他都是影帝了,不是已经够火了,还拿死去的前女友立深情人设吗?”

……

何远凡被助理送回家后,就呆呆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。

坐了好一会才起身去柜子里拿出几瓶洋酒,打开瓶盖就往嘴巴里灌。

“姜云,我当着所有人的面和你求婚了,你会不会开心?”

“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了,太好了。”

他一边往嘴里倒酒,一边对着空气说话。

直到所有酒瓶都空了,他才躺在沙发上缓缓睡去。

何远凡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下午,他是被敲门声惊醒的。

推门进来的是顾臣言。

“你来干什么?看我的笑话吗?”

何远凡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水,喝了几口才看向顾臣言。

顾臣言踢开地上的瓶子,坐在沙发上,把手里的文件夹甩在桌上。

“何远凡,你昨天的行为给公司带来多少损失,你知道吗?”

何远凡冷笑一声。

“那你有什么关系,你顾氏集团管的这么宽吗?”

“我有时候整搞不懂姜云是怎么看上你的,你没脑子吗?”

顾臣言说着将桌上的文件夹打开,翻到公司资料的那一页。

“你当初签合约的时候不知道心悦集团是顾氏集团投资的吗?”

何远凡瞟了一眼资料,冷冷开口。

“所以呢?我值得你这个大总裁特意跑一趟吗?”

顾臣言被他气笑了。

“你以为当初心悦集团花大价钱,签你这个只能跑龙套的小演员是为了什么?”

“你难不成真以为是自己实力强被看到了?我告诉你,当初姜云答应献血的条件就是给你资源。”

“如果不是我出面要求捧你,你觉得你一进公司就能直接拿到那么多好资源吗?就凭你自己去奋斗,这个影帝奖都不知道能不能拿到。”

顾臣言的话深深刺激到了何远凡。

他才意识到,这些年他所谓的努力,要成为影帝来嘲笑我的想法,是多么的可笑。

他今天所拥有的一切,还是建立在我置换资源的基础上才获得的。

何远凡绷着脸,沉默片刻。

“你为什么现在要告诉我这些?”

顾臣言面无表情的看着何远凡,从文件夹里拿出一份解约合同。

“我是个商人,从不做亏本的生意,如果你因为姜云的事要一蹶不振,公司可以和你解约。”

“看在姜云的面子上,我不会要你赔钱,只是以后的路你要靠自己走了。”

顾臣言的话音刚落,何远凡上前拿起解约合同直接翻到最后一页,签上了名字。

在离开前,顾臣言深深看了何远凡一眼。

“不要以为解约了你就不欠姜云的了,我说过你欠她的永远还不清。”

10.

可何远凡到底欠我什么呢,时间太久,我记不清了,也不想回忆。

但事情的发展不是我们能控制的。

何远凡那晚在直播晚会上求婚的事闹得很大,我和何远凡当年发生的事情也被爆了出来。

开始有人在寻找我三年前留下的蛛丝马迹。

先是有人找到了我的微博小号,他们将我出车祸那天的微博翻了出来,还截图到处传播。

“我很怕痛,但是想到自己能为阿凡做点什么就很开心,今天过后他再也不用看人眼色受气了,我相信他一定能成为大影帝。”

何远凡似乎也想起那天我出门前发生的事。

出门前我开心的拥抱着何远凡,亲了亲他的脸颊。

“等我回来,今晚要好好庆祝。”

何远凡一脸疑惑的看着我。

“今天有什么事值得庆祝吗?你这么开心。”

我故作神秘的朝他笑了笑。

“提前庆祝你成为大影帝。”

然后我就去医院找到顾臣言,接下来就发生了那些事。

还有不少曾经和我合作过的导演演员和工作人员出来替我说话。

“之前姜云拍戏的时候经常和我提起何远凡,所以我才会在剧里用何远凡做男主角,只是没想到那么好的姑娘就没了。”

“当初就是姜云不停的和我推荐何远凡,公司在开拍综艺的让我准备演员名单时,我才把何远凡的名字报上去。”

“三年前我还在剧组工作的时候,就看到姜云以何远凡的名义给工作人员送奶茶了,那时我还以为她是何远凡的助理呢。”

……

随着我和何远凡的讨论度上升,越来越的多人站出来替我说话。

何远凡看着网络上的言论,才发现我竟私下为他做了这么多事。

“姜云,对不起,我真的不知道……”

他放下手机呆呆的坐在沙发上,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眶流出。

何远凡坐了一整夜,直到第一缕阳光照在他的脸上,他才回过神来,打开手机,账号下满是辱骂他的留言。

他只是神情麻木的起身,嘴里喃喃自语。

“姜云,对不起,都怪我不听你解释。”

“是我自以为是,她们说得对,是我配不上你的好。”

“我只是太自卑了,我觉得自己没用,才以为你会看上别人。”

“可是我该怎么向你道歉,我该怎么办呀?”

我看着何远凡一步步走到阳台,打开窗子。

他的声音带了丝决绝的意味。

“姜云,你一个人会害怕吧,我马上就来陪你了。”

我觉得他疯了,我都死了还怕什么,哪里有鬼会害怕的。

可他听不见我说话,还在自言自语。

“我已经向你求婚了,我还不知道你有没有答应我,我现在就来问你。”

话音刚落,他就从二十层楼高的窗子爬出,跳了下去。

“砰”的一声,是肉体砸在地面上的声音,紧接着鲜血在从他的身下蔓延开,像一朵绽放的红玫瑰。

在众人的惊呼声中,很快有救护车赶来,将何远凡拉走。

接着一声闷雷响起,天空下起了大暴雨,将那深红的鲜血冲散。

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赵钢摄影网beijingface。